页面内容太多?请尝试>>>

卷二 秦文 苏秦以连横说秦

《国策·秦策一》
【题解】
《国策》,即《战国策》,是战国时代纵横家的说辞及权变故事的汇编。战国时代,群雄纷争,逐鹿中原。智辩之士因时而起,揣人主之心理,逞一己之巧舌,或以联弱抗强之计,或以使弱事强之谋,游说于诸侯,以求自己飞黄腾达,史称这类策士为纵横家。《战国策》即为专门记录这些纵横家事迹的书。
西汉刘向在整理皇家藏书时发现六种记载战国纵横家说辞的写本:即《国策》《国事》《短长》《事语》《长书》《修书》,经他整理订正,删其重复,得三十三篇,分东周、西周、秦、齐、楚、赵、韩、魏、燕、宋、卫、中山十二国策,定名《战国策》,简称《国策》。所载史事,上起公元前490年知伯灭范氏、中行氏,下讫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天下后。高渐离以筑击秦始皇,反映了270年中重要的政治、军事、外交活动。
此书虽保留了大量战国时代的史料,但它既缺乏明确的时间记载,记事又多与史实不符,因此难成信史。所以它的文学价值更大于它的史学价值。它是公认的一部优秀的先秦散文集,对后世散文的发展产生过深远的影响。
苏秦是战国纵横家的代表人物。他先以连横之策游说秦王,备受冷落;后又以合纵之术游说赵王,大获成功。时而连横,时而合纵,没有固定的政治主张,只为取卿相之尊而奔走,是典型的政客形象。“人生世上,势位富厚,盖可以忽乎哉?”这正是纵横家人生追求的肺腑之言。

【一段】
苏秦始将连横说秦惠王①,曰:“大王之国,西有巴、蜀、汉中之利②,北有胡貉、代马之用③,南有巫山、黔中之限④,东有殽、函之固⑤。田肥美,民殷富,战车万乘,奋击百万⑥,沃野千里,蓄积饶多,地势形便,此所谓天府,天下之雄国也。以大王之贤,士民之众,车骑之用,兵法之教,可以并诸侯,吞天下,称帝而治。愿大王少留意⑦,臣请奏其效⑧。”
秦王曰:“寡人闻之:毛羽不丰满者,不可以高飞;文章不成者⑨,不可以诛罚;道德不厚者,不可以使民;政教不顺者,不可以烦大臣。今先生俨然不远千里而庭教之,愿以异日。”

【注释】
①苏秦:战国时东周洛阳(今河南洛阳)人,公元前287年,组织发动五国合纵攻秦,赵国封他为武安君。后至齐,受重用,暗中却为燕效力。游说齐淆王发兵攻宋,而燕将乐毅乘机袭齐,齐大败。齐以反间罪处苏秦车裂之刑。一说被齐国刺客所杀。《国策》《史记》诸书有关苏秦的记载不尽一致。连横:凡联合关东各国抗秦称为合纵,将谋求关东诸侯助秦称霸者称为连横。说(shuì):劝说。秦惠王:姓赢名驷,公元前336年至公元前311年在位。②巴:古国名,在今以重庆为中心的川东、鄂西一带。蜀:古国名,在今以成都为中心的四川西部一带。汉中:古郡名,在今陕西西南部。③胡:指北方少数民族地区。貉(hé):状如狸,毛皮可制裘。一说貉(mò),指貉地,即貉人所居地区。貉为古代少数民族之一,战国时居住于今山西、河北北部及辽宁西部一带。代:古国名,在今河北蔚县东,此处指河北、山西北部,特产骏马。马:良马。一说地名,指马邑,在今山西朔县。④巫山:在今巫山县东。黔中:古郡名,秦时治所在临沅(今湖南常德)。⑤殽(yáo):山名,又作“崤”,在今河南灵宝东北。函:指函谷关,位于灵宝县西南,因关处谷中,深险如函而得名,是秦通六国的重要关隘。⑥奋击:能够奋勇杀敌的士卒。⑦少留意:稍加注意。⑧奏:奏明,陈述。效:经验,根据。⑨文章:指法令条文。成:完备。俨然:庄重认真的样子。愿以异日:希望将来再领受教诲。

【译文】
苏秦当初用连横的策略游说秦惠王,说:“大王的国家,西有巴、蜀、汉中的物产收益,北有胡貉、代马的物产供应,南有巫山、黔中的天然屏障,东有殽山、函谷关的坚固要塞。田地肥美,百姓富足,战车万辆,雄兵百万,沃野千里,储备充足,地理形势便于攻守,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天府,天下的强国啊。凭借大王的贤明,人口的众多,车马军需的充足,战阵兵法的训练,毫无疑问能够兼并诸侯,统一天下,称帝号而使天下大治。希望大王稍加注意,允许我说明实现目标的根据。”
秦王说:“寡人听说:羽毛还未丰满时,不能高高飞翔;法令还未完备时,不能使用刑法;恩德还不深厚时,不能役使百姓;政教还未畅顺时,不能烦劳大臣。如今先生不辞辛苦跋涉千里郑重地来到朝廷赐教,我想改日领教呀。”

【二段】
苏秦曰:“臣固疑大王之不能用也。昔者神农伐补遂,黄帝伐涿鹿而禽蚩尤,尧伐骓兜,舜伐三苗,禹伐共工,汤伐有夏,文王伐崇,武王伐纣,齐桓任战而霸天下。由此观之,恶有不战者乎?古者使车毂击驰,言语相结,天下为一。约纵连横,兵革不藏,文士并饬,诸侯乱惑,万端俱起,不可胜理。科条既备,民多伪态。书策稠浊,百姓不足。上下相愁,民无所聊。明言章理,兵甲愈起。辩言伟服,战攻不息。繁称文辞,天下不治。舌敝耳聋,不见成功。行义约信,天下不亲。于是乃废文任武,厚养死士,缀甲厉兵,效胜于战场。夫徒处而致利,安坐而广地,虽古五帝、三王、五霸,明主贤君,常欲坐而致之,其势不能,故以战续之。宽则两军相攻,迫则杖戟相撞,然后可建大功。是故兵胜于外,义强于内,威立于上,民服于下。今欲并天下,凌万乘,诎敌国,制海内,子元元,臣诸侯,非兵不可。今之嗣主,忽于至道,皆惛于教,乱于治,迷于言,惑于语,沉于辩,溺于辞。以此论之,王固不能行也。”

【注释】
固:本来。神农:炎帝,号神农氏,古史传说中的部落首领。相传他发明了农业、医药等。补遂:古部落名。黄帝:号轩辕氏,古史传说中的中原部落首领,发明了舟车、历法等,他与炎帝在华夏族的形成过程中起过重要作用。涿鹿:地名。今河北涿鹿东南。禽:通“擒”。蚩尤:古史传说中九黎族首领。尧:古帝名。约为父系氏族社会晚期一个部落的首领。骓兜(zhuī dōu):尧的大臣,因作恶被尧流放至崇山。舜:古帝名。相传尧传位于舜,舜传位于禹。三苗:古族名。据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:原在江、淮、荆州(今武昌、岳阳、九江)一带。相传舜时被迁至三危(今敦煌一带)。禹:古代治水英雄,夏朝的创造者。共工:原是水官名,世代以官为氏,称共工氏,舜时共工氏颇凶横,与骓兜、三苗、鲧并称为“四凶”。汤:商朝开国君主,灭夏桀建立商朝。有夏:夏朝,此指夏桀。文王:姬昌,是周武王姬发的父亲。商纣时为西方诸侯之长,又称西伯。崇:商代小诸侯国名,今陕西户县。崇侯虎助纣为虐,文王发兵诛灭了他。武王:周朝开国君主。纣:商朝末代君主,荒淫暴虐,为周武王所灭。齐桓:齐桓公,春秋五霸之一。任战:指用兵。恶(wù):何。毂(ɡǔ):车轮中心的圆木,周围与车辐的一端相接,中有圆孔,用以插轴。兵革:武器装备。兵,兵器。革,皮革制作的甲。饬:通“饰”。科条:法律规章。书策:文件,政令。稠浊:繁多而杂乱。聊:依赖。章:通“彰”,显扬,张明,与“明”同义。辩言:辩论的言辞。伟服:华丽高贵的衣服。称:说。文:巧饰。缀:缝缀。厉:通“砺”,磨砺。效胜:致胜、取胜。五帝:上古时代的五位帝王,说法不一,通常指黄帝、颛项、帝喾、唐尧、虞舜。三王:夏商周三代开国君主,即夏禹、商汤、周武王。五霸:有不同说法,一般指春秋时的齐桓公、晋文公、楚庄王、秦穆王、宋襄公。诎:通“屈”。子:这里用作意动词,“以……为子”的意思。元元:黎民百姓。臣:用法同上句“子”。嗣主:继承王位的君主。至道:最重要的道理,此指战争。惛:通“昏”,认识糊涂,不明事理。

【译文】
苏秦说:“臣本来就怀疑大王不能采纳我的意见。从前,神农讨伐补遂,黄帝征战涿鹿而生擒蚩尤,唐尧征讨骓兜,虞舜征讨三苗,夏禹制服共工,商汤征服夏桀,周文王灭掉崇国,周武王消灭商纣,齐桓公凭借武力称霸天下。由此看来,哪有不使用武力而完成大业的呢?从前各国使者乘车往来奔驰于道,通过聘问缔结盟约,使天下统一。自从约纵连横之说盛行,战争也就不可避免,文人策士巧舌如簧,弄得诸侯晕头转向,各种事端层出不穷,以至顾此失彼,理不出头绪。法律制度虽已完备,下面照样欺诈作伪。文书政令繁多混乱,百姓照旧啼饥号寒。君臣上下愁眉苦脸,百姓更觉无依无靠。策士讲说的道理越是堂而皇之,战争越是接连不断发生。逞口才、穿盛装的辩士越多,相互攻战也就无休无止。喋喋说辞越是天花乱坠,天下也就越难治理。说者说得口干舌燥,听者听得双耳欲聋,虽然如此,还是看不到有什么成效。尽管以仁义诚信订立盟约,天下依然不能相善相亲。于是,弃文就武,优待敢死之士,置办盔甲,磨砺兵器,企图在战场上决以胜负。终日无所事事却想获得利益,安安静静地坐着却想扩大领土疆域,即使是古代的五帝、三王、五霸,明主贤君,常想如此坐收其成,事实上也是办不到的,所以,最终还是用战争解决问题。两军对垒,距离远的互用战车矢石相攻,距离近的则用剑戟冲刺,这样才能建立丰功伟绩。所以,军队在国外总打胜仗,国君在国内施行仁政,国君在上,权威树立,百姓在下,也就服从了。如今要想吞并天下,超越大国,制服敌国,控制海内,抚育万民,臣服诸侯,那就非用武力不可了。只可惜当今在位的君主,都忽视了这个最根本的道理,政教不明,管理混乱,被花言巧语所迷惑,沉溺在无休止的诡辩之中。由此说来,大王本来就不会采纳我的意见。”

【三段】
说秦王书十上,而说不行。黑貂之裘敝,黄金百斤尽,资用乏绝,去秦而归。羸縢履,负书担囊,形容枯槁,面目黧黑,状有愧色。归至家,妻不下纴,嫂不为炊,父母不与言。苏秦喟然叹曰:“妻不以我为夫,嫂不以我为叔,父母不以我为子,是皆秦之罪也!”乃夜发书,陈箧数十,得太公《阴符》之谋,伏而诵之,简练以为揣摩。读书欲睡,引锥自刺其股,血流至足。曰:“安有说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锦绣,取卿相之尊者乎?”期年,揣摩成,曰:“此真可以说当世之君矣!”

【注释】
说:前一个“说”(shuì),劝说,游说;后一个“说”(shuō),主张,意见。羸(léi):一作赢,通“累”,缠裹。縢(ténɡ):绑腿布。履:草鞋。黧(lí)黑:黄黑色。纴(rèn):纺织,此指织机。喟(kuì)然:长叹的样子。陈:列。箧(qiè):小箱子。太公《阴符》:太公,姜太公吕尚。《阴符》相传为姜太公所著兵书。《汉书·艺文志》著录姜太公有《谋》八十一篇,《言》七十一篇,《兵》八十五篇。今存世者只有《太公六韬》六卷。简练:择取精要,反复练习。简,选择。练,熟习。揣摩:反复思考推敲。一说揣摩为游说术,即揣度国君心思,使游说之辞更接近国君的意愿。期(jī)年:一周年。

【译文】
苏秦游说秦王的奏章呈送了十次,可是他的主张始终未被采纳。他来秦时穿的黑貂皮袍子破旧了,百斤黄金的物资也花光了,生活费用已经用尽,只好离开秦国回家。他裹着绑腿布,穿着破草鞋,背着书,挑着行囊,形容憔悴,脸色黑黄,神情羞愧。回到家,妻子不下织机迎接,嫂子不给他做饭,父母不跟他说话。苏秦长叹一声说道:“妻子不把我当做丈夫,嫂子不把我当做小叔,父母不把我当做儿子,这都是我苏秦的罪过啊!”于是当天夜里就翻捡书籍,摆出几十只书箱的书,终于找到了姜太公写的《阴符经》,埋头诵读,反复推敲,选择精要,揣摩领会。读到困倦时,就拿锥子刺自己的大腿,鲜血直淌到脚上。他对自己说:“哪有游说君主而不能使他拿出黄金、美玉和锦缎,取得卿相高位的呢?”他如此坚持了整整一年,终于钻研成功,他情不自禁地自语:“这下子真能够说动当今天下的君主了!”

【四段】
于是乃摩燕乌集阙,见说赵王于华屋之下,抵掌而谈。赵王大说,封为武安君,受相印。革车百乘,锦绣千纯,白璧百双,黄金万镒,以随其后。约纵散横,以抑强秦。故苏秦相于赵,而关不通。当此之时,天下之大,万民之众,王侯之威,谋臣之权,皆欲决于苏秦之策。不费斗粮,未烦一兵,未战一士,未绝一弦,未折一矢,诸侯相亲,贤于兄弟。夫贤人任而天下服,一人用而天下从。故曰:“式于政,不式于勇;式于廊庙之内,不式于四境之外。”当秦之隆,黄金万镒为用,转毂连骑,炫熿于道。山东之国,从风而服,使赵大重。且夫苏秦,特穷巷掘门、桑户栳枢之士耳!伏轼撙衔,横历天下,庭说诸侯之主,杜左右之口。天下莫之伉。

【注释】
摩:仿。燕乌集阙:似为当时的成语,比喻雄辩之辞纵横开阖,如燕乌的乍合乍离、忽集忽散。燕乌,乌鸦的一种。一说,“摩”为靠近、经过。“燕乌集阙”为地名或宫殿名。赵王:指赵肃侯,公元前349年至公元前326年在位。抵掌:击掌,拍手,表示谈得投机,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。说:通“悦”。武安:地名,在今河北武安西南。纯(chún):匹,束。镒(yì):二十两为一镒。关:指函谷关,东方六国通秦要道。关不通,意思是说六国联合抗秦,不与秦往来。式:用。秦:指苏秦。隆:兴盛。此指苏秦最得志之时。炫熿:同“炫煌”,光辉闪耀。山东:崤山以东。特:只,不过。掘门:在墙上挖个洞为门。桑户:桑木做的门板。栳(lǎo)枢:用弯曲的树枝作门轴。轼(shì):车前横木,作用相当于扶手。撙(zǔn):节制,控制。衔:马勒头。杜:塞,堵。伉:通“抗”,匹敌。

【译文】
于是苏秦就以乌鸦忽聚忽散般纵横开阖的说辞,在华丽的宫室里拜见并游说赵王,侃侃而谈,十分投机。赵王非常高兴,封他为武安君,并授予相国大印。又给他兵车百辆,锦缎千匹,玉璧百双,黄金万镒,让他带着去游说各国。联合六国加强“合纵”,离间他们与秦国的关系,瓦解“连横”,以此削弱强秦的力量。所以苏秦在赵国掌了相印以后,关东各国就断绝了与秦的来往。在这个时候,天下这样的大,百姓这样的多,王侯这样的威严,谋臣变化多端的权术,统统由苏秦的策略来支配决定。不费一斗军饷,不劳一兵一卒,没有一人打仗,没断一根弓弦,没损一支竹箭,就使列国诸侯互相亲善,胜过兄弟。可见有才能的人发挥了作用普天下百姓就会顺从,一人被重用天下人就会如影随形。所以说:“用心在德政上,而不靠蛮力起作用;用心在朝廷的决策上,而不靠对外用兵解决问题。”当苏秦得势的时候,黄金万镒听他使用,随从车马络绎不绝,一路上风风光光,威风显赫。崤山以东各国,如风吹墙头草一致服从,使赵国大受各国的尊重。再说,苏秦原来不过是穷巷陋屋里的一个读书人而已!如今他手扶车前横木,控制着马的缰绳,驱车跃马周游列国,驰骋天下,在朝堂上游说各国君主,雄辩之辞使君主身边的大臣成了被堵住嘴的哑巴。此时此刻,天下人谁能和他相比。

【五段】
将说楚王,路过洛阳。父母闻之,清宫除道,张乐设饮,郊迎三十里。妻侧目而视,侧耳而听;嫂蛇行匍伏,四拜自跪而谢。苏秦曰:“嫂何前倨而后卑也?”嫂曰:“以季子位尊而多金。”苏秦曰:“嗟乎!贫穷则父母不子,富贵则亲戚畏惧。人生世上,势位富厚,盖可以忽乎哉?”

【注释】
清、除:打扫。宫:屋室。张:设置。蛇行:手足伏地像蛇一样地爬行。蛇,名词作状语,“像蛇一样地”。匍(pú)伏:趴伏在地。倨(jù):傲。季子:苏秦的名字。盖:通“盍”,何。忽:忽视。

【译文】
苏秦要去游说楚王,路过洛阳。他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,急忙清扫房屋,打扫道路,请来乐队,摆下酒席,跑出郊外三十余里去高接远迎。一家人见面时,妻子不敢正面看他,侧着耳朵听他说话;嫂子趴在地上像蛇一样爬行,向他拜了又拜,拜了又拜,跪着承认自己错了。苏秦说:“嫂子为什么先前那么趾高气扬,现在又这么低三下四呢?”嫂子答道:“因为您地位尊贵而且很有钱啊。”苏秦叹道:“唉!一个人贫穷潦倒时连父母都不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,一旦有了钱有了势连亲戚都害怕他。人生在世,权势和金钱,怎么可以忽视呢?”

【评析】
此文颇能代表《战国策》的风格,与《左传》文风迥异。《左传》凝练,言简意赅;《国策》舒放,铺陈夸张。《左传》深沉含蓄,耐人寻味;《国策》则驰辩骋说,富于气势。此外,本文在语言方面还大量使用排偶句,渲染气氛,使文气贯通,气势奔放,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,充分显示了纵横家的风格。
善于选取典型生动的故事情节来刻画人物形象,是本文的一大特点。它并没有全面地叙写苏秦的一生,而是选取赴秦受挫、发愤读书、游说赵王、位极人臣以及家人前倨后卑几个典型情节,构成大悲大喜、冷热悬殊的曲折故事,描绘这位著名纵横家的独特经历与个性。
在谋篇构思上,通过对比手法的运用来描写人物,显示出作者高超的艺术技巧。其一,说秦说赵的鲜明对比:游说秦王,驰辩骋说,引古论今,高谈阔论,颇显辩士的口若悬河之才,结果却是“书十上,而说不行”。游说赵王,则隐其辞锋,简言“抵掌而谈”,正面浓墨重彩地描写他受封拜相后的尊宠。其二,说秦失败与说赵成功的对比之外,是家人态度的前后对比:说秦不成,家人冷落至极;在赵尊宠,家人礼遇有加。其三,苏秦自身的形象与心态的对比:说秦失败后的穷困潦倒的形象与失意羞愧的心境,说赵成功后,以卿相之尊,“炫煌于道”的威仪与得意忘形的心态,栩栩如生。“人生世上,势位富厚,盖可以忽乎哉”,一语道出纵横家们人生追求的肺腑之言。昨天还是“穷巷掘门、桑户栳枢”的穷光蛋,一夜之间暴富暴贵。
此外,在描写人物形象的方法方面,与其他先秦散文相比,这篇文章也有所突破。比如,写他说秦失败后那困顿狼狈之窘态的肖像描写,发愤读书锥刺股的细节描写,读书充满自信的独白等等表现手法,颇有小说的味道,这在其他先秦著作中是少见的。

【在线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页】  【返回顶部】  【关闭窗口】